基础形象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学院党建 > 基础形象
廖敏: 教师就是一项良心活
发布时间:2017-5-3 发布人:郑燕飞 来源:组胚教研室 作者:郑燕飞 瞿金莹 浏览次数: 187

   一提起组织学与胚胎学的老师便会很容易联想到廖敏,这个被学生们口口相传的好老师究竟有什么“手段”让学生安心听讲?又有怎样的魅力才能让学生赞不绝口?

   当记者走入廖敏老师的办公室,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办公桌上的水晶奖杯,上面赫然出现“温州医科大学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”的字眼。

  “这是2013年校学生会发起的由学生投票选取的优秀老师,当时全校只有10名老师获此殊荣:廖敏老师是其中的一位”办公室的刘芬老师告诉记者。

   但凡在一所学校公认的好教师、有所成就的教师,必定是一个充满良心和强烈责任感的人。

   “教师就是一项良心活。那什么是良心呢?我所理解的工作的良心就是我站在课堂上时,我能很坦然地面对学生,问心无愧!”廖敏老师意味深长地跟记者说道。

 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一位言必行、行必果、认认真真干好良心活的老师。 

 

     干一行,爱一行

 

    早在采访廖老师之前,记者就在基础医学院宣传栏上看到廖老师年轻时候的照片,十足的知性美女,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记者不禁感叹地问道,廖老师为什么会选择教师行业呢?

她感触颇多地回答:“我们家族教师多,我母亲就是老师,其实我最想当的是一名医生,当初也是阴差阳错当上了教师,但是我的特点就是干一行,爱一行,既然我选择了要当一名人民教师,我就会认真的对待它,只要是我做的,我都会尽全力把它做好。逻辑缜密,表达流畅是我的特点,三尺讲台就像是我的舞台,上课简单朴素,尽全力将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课堂上是我的一贯优势和特点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科室,每学期出题,改卷,她都是最认真的,工作只要是经过廖敏的手,基本上就不用返工。其实作为教研室主任,很多工作她不用自己动手,但是她还是自己亲自做。10多年来,她从不迟到,不早退,兢兢业业,她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学生,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倾注于学生教育,授业解惑,日复一日完成自己的本分工作。”与她共事10余年的张军明老师如是说。

     而她对记者说:“自己并没有把教书做到极致,只不过也就是把自己负责的这块地扫的比较干净而已。”

 

 真实的完美主义者

 

    前教学副院长楼新法曾说:“很多事情,我最怕的是廖敏不同意,只要是她答应了,我就可以彻底放心了,她就是这样一个人,要么不干,要干就一定会尽职尽责做到最好!”

    郭益民老师说:“廖敏老师其实就是一个真实的完美主义者!”

   “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我强势,很直,其实私下里,我其实是一个话很少的人,私下里,我喜欢干自己的事情,不喜欢抛头露面”。廖敏老师如是说。

 

    当记者追问道:组织学与胚胎学是一门较为固定的形态学科,多年来没有多少变化,而作为教了20年的老师,会不会有厌倦的时候?

    她意味深长地说:“有时也会有厌倦的时候,但是如果我不用心上课,我身体就会难受,学生有时会说,老师,您上课时不用那么有激情。但是我不认同,大家都知道,解剖(系统解剖与组织胚胎学)和生理是医学的两大难题。作为组胚教研室主任,我原本是可以少上一点课的,但是我一直走在第一线,只要站在讲台,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精力去讲课!也有人说我上课像患了甲亢一样,你知道,我这个非甲亢患者要表现出甲亢的症状,其实是非常艰难的!五分钟可以做到,20年谈何容易啊!”

     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教育工作是辛苦的,教师们每天都进行着大量的平凡琐碎的工作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备课,上课,……,看似重复性劳动单调而缺乏新鲜感,刺激性。但实际上是一项长期的、艰巨的有挑战性的创作性工作,也是一项细致的、反复的工作。

    同科室的王旸老师介绍道:“作为教研室主任,面对课堂上出现的种种问题,廖老师总是不断思考,不断改进,并经常带领我们一起对教学技巧、方法进行探讨,课堂上,她会时不时地提高课堂节奏,让学生没有低头刷手机的时间。”

    听过她课的仁济14届精神1班任佳羽同学曾给她发信息说:“廖老师,您抑扬顿挫的声音让组胚从此生动起来了,组胚在您的讲解下易如反掌!您上课的态度是如此认真,激情的讲述让我们爱上组胚,您是我们的希望!”

   “组胚这门课上到现在已经有10几年,我还是会坚持每堂课前修改PPT,尽量做到尽善尽美,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形态学中的每个细胞都动起来,教学是无止境的,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!”廖敏如是说。

 

   有一种爱叫严厉

 

   “有一种爱叫严厉;有一种关心叫付出;有一种成功叫坚持;还有一种爱叫尊敬!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致廖姐  2013.4.22 ”

    这是2012级临床一(1)班全体同学曾经给廖敏老师写的一首诗。

   “我是以严厉著称的,严厉是我表达对学生爱的一种方式,以前有学生会说,看见廖敏老师就很害怕,我的实验课是没有学生敢迟到、旷课、早退的。现在年纪大了,看起来好像脾气好了些,可能是与我女儿也上大学了有关,我经常把他们想象成自己的孩子,会感同身受地去理解他们.......”,廖老师介绍说。    

    虽然是以严厉著称,廖老师也有爱生如子、温柔可亲的一面。

   “对于家庭贫困的学生或者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学生,如果组胚课学习不好,我会用心地去理解他们的焦虑,但是我又不能直接把他们的学习成绩拉上去,作为他们的组胚课教师,我会觉得两难,会很痛苦。碰到这种情况,我会更加认真的出题,尽量把考试试卷的难度调到适中,改卷过程中稍微宽松些,在严厉的同时尽量降低学生重修的几率。”

  “除此之外,我也会不断思考改进自己的教学工作方法。如果把大学生活凝聚成10分钟,那4分钟应该在专业知识之外进行知识拓展,我会推荐一些人文的电影、书籍,或者与医生的心理有关的书籍给学生看,剩下的6分钟应该全身心投入学习。当然也不是死读书,必须要学会思考一些共性的学习或学术研究方法,医学是相互关联的,要学会在组胚知识的学习中找到乐趣,将枯燥的知识学得有趣,在这一点上,我会带着学生在枯燥中找共性,找乐趣!”廖老师补充说。

    正是因为廖敏老师勤勤恳恳地付出,2013年她收到了学生送给她的一份专属语录册“我的摩登老师”,上面记载了几十名学生代表最想对廖老师说的话:

  “第二次起了个早,只为去蹭你的课,两个字形容:精彩!不枉我加深的黑眼圈啊!”

   “您上的课很精彩,一节课的每一分钟都充分利用,从不拖堂,我们总是能很好地理解每一堂课的内容!”

   “好喜欢您上的课,虽然您只上过我们的一次课。您的课激情四射,完全提起了我们对组胚的激情与兴趣!”

   “廖姐姐,我很喜欢听你上的课,因为每节课都让我很充实,每节课都能让我保持兴奋的状态。下课后,只需花很少的时间看一遍就能基本回忆起来,我也相信考试前的复习“组胚”会是我最轻松的一门课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“我答应了一件事情,我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做!不追求过多的成果,不拘泥余物质的追求,认认真真做好一个老师的本分,这便是我的追求,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”。 廖敏老师如是说。

 

    廖敏简介:女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组织学与胚胎学博士研究生, 医学博士,温州医科大学组织胚胎学教研室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浙江省解剖学会副理事长,中国解剖学会组织胚胎学专业委员会委员,曾获“浙江省首届高等学校教坛新秀,浙江省中青年学科带头人”等荣誉。